仙逆TXT > 都市小说 > 哥哥,不可以 > 1408 你们必须马上结婚
那天,她是真的喝醉了,要不怎么会和祁漠做出那种糊涂事?可当时祁漠没喝醉啊,他竟然……可真是趁人之危的混蛋!
当然,心里再恼,她不会再去找祁漠。
只是,她真的不想拥有属于他们两个的孩子!
"唉!"
默默地叹了口气,乔桑榆翻身坐起,正想去厕所检验,大门却突然被敲响。
"叩叩!"
这个时候,有谁会来?
乔桑榆暗暗一惊,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。手上已急急地把验孕棒,连同刚拆下的包装盒,一同藏在了沙发的坐垫下面,然后才去开门:"来了来了!"
***
是妈妈。
方勤站在门口,手上还拎着一些水果,看到乔桑榆,她的眉头微微蹙了蹙:"怎么这么久才来开门?"说话的同时,她把手上的水果递给她,自己已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。
"刚刚……在厕所。"乔桑榆随意地找了个理由搪塞,把水果放在一边,默默地跟在方勤后面,心里不禁有些犯怵:她从婚礼翌日便离了家。再也没有回去过,也没给家里任何交代,妈妈是来"兴致问罪"的?
可方勤半点脾气都没有。
她面色悠然地在乔桑榆的房子里踱了一圈,打量着装修和陈设,这个地方她鲜少过来,两年也大概只会来一次。这次,她倒是仔细打量了一番,面色欣赏。
"你爸和你哥都回部队了,我来看看。"在房间里绕了一圈,方勤在回到客厅中坐下,指了指对面的位置,充满家长的威严做派。"你和旭扬的事,我都知道了。"
"什么?"这回却轮到乔桑榆发愣:她和蒋旭扬的什么事?
"旭扬来过家里很多次,他和我们都解释过了。"方勤笑笑,无奈地摇了摇头,"我们是不懂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了!说什么想多享受恋爱时光,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的'闪婚族'……"
这种理论。在方勤这一辈的人耳朵里,听起来有些可笑:反正早晚都是要结婚的人,享受什么恋爱时光?再说闪婚不闪婚的,最后的结局能有什么区别?
可是蒋旭扬这孩子实在真诚,他很坚持:他要证明给所有人看,他和桑榆是自愿在一起的,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的军政联姻,落人话柄……这点,两家的大人倒是都很爱听!
"我也随便你们了……"方勤轻叹了一声,代表长辈的一代,表示了妥协,"你要是住在这里不习惯,随时也能搬回去住,没必要躲着我。"
乔桑榆的面色一喜:家里人都不逼她了?
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,方勤便陡然话锋一转:"但是有一件事,我还是得先和你商量。你觉得,你们自由恋爱到秋天够不够,十一结婚怎么样?"
"妈!不是说随便我们的吗?"乔桑榆的面色不由重新转为僵硬。
"嫌太快?那就明年元旦,或者明年五一。"方勤报出了一堆日期可供挑选,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,"明年十一不行,到时候大阅兵,你爸和你哥都很忙……"
"妈!"乔桑榆蹙着眉,忍不住表达心中的不满,"我不想定日子!这和现在结婚有什么区别?"
她不想有个时间圈着!
她根本不知道她和蒋旭扬能走到哪一步?怎么这么快就确认了结局?
就好像是"死刑,立即执行"和"死刑,缓期一年执行"的区别一样,虽然有个时间宽松的界定,但是两者的结局,都是一样的……她不喜欢!
"乔桑榆。你说得这叫什么话?别太任性!"方勤的脸色也有些沉了,伸手叩了叩桌面,"蒋家同意婚礼延期,等着你想嫁再娶,那是蒋家大方!但我们好歹给对方一个交代,要不然你们打算谈恋爱到何年马月?"
总要先定格具体的日子,至少让蒋家也有个盼头,要不然蒋家在政界的脸面往哪儿搁?
"我……"乔桑榆一时语塞,又没办法说实话:其实她和蒋旭扬,根本就没开始谈恋爱!要是母亲知道这个真相,恐怕会当场崩溃……
抿了抿唇,她只能另找理由搪塞:"结婚的事。还是先放一放吧。我刚从娱乐圈退下来,还想转行找份新工作,等稳定下来再说。要不然,我就是无业的身份,也不好听……"
这点,方勤倒是很赞同。
"嗯,这倒是!你要是早点想通,早两年退下来找份正经工作,我和你爸也就不操心了!有了正经职业,嫁过去也风光。"方勤点点头,对娱乐圈的态度依旧是嗤之以鼻,"你想找什么工作?要不要你蒋叔叔帮忙?"
市政机关里,弄个文员的工作,也不错!
"不用帮忙!"乔桑榆着急地拒绝了一切安排,心念一动,脱口而出,"我……画画吧。也许去美术馆找工作,也许自己开个画廊,我正好身边还有些闲钱。"大学时期,这一度是她的梦想。
"开画廊?"方勤思忖了几秒,满意地点了点头,目光很是欣慰。
在他们这代人的眼里,开画廊或者画画,那都属于艺术家。有才华有品位,绝对的高雅人士上流社会,总之……风光!这是一个明星的身份无法媲美的!
"开个画廊挺好!"方勤继续,一旦女儿有了想法,做母亲地往往会想更多,"可以在城南弄个地方。正好离旭扬上班的地方也近,以后可以就近买个房子……"
"妈!"眼看着话题又要被绕回来,乔桑榆急急打断,"我……我去给您倒杯水!"
她转身跑入厨房,几乎是落荒而逃……
"这孩子!"
乔桑榆跑开,方勤的面色虽有不满。却没多说。
她独自坐在客厅里,脑中已经描绘着未来的美好图景:以后在城南给他们买个房子,他们小夫妻上下班近,也用不着他们操心……越想越觉得这两孩子般配!
这是年轻人,强调什么婚前恋爱,婚后一起过日子才是最实在的!
至少婚后哪用住这种小房子?
方勤如是地想着,眼角的余光正好看到对面放歪的沙发垫,她轻叹一声,反射性地起身想要放好,可垫子下传出的塑料声音却让她不由好奇,掀开--
下面藏着的东西,让她彻底震在当场!
***
"好!阿姨,我马上过来!"
接了方勤的电话,蒋旭扬便快速地收拾了东西向外,眉头却微微皱了皱,心里有些忐忑:方阿姨为什么会叫他去桑榆的房子?而且她听起来口气不是很好,只有冷然的一句"旭扬,你过来一趟"。
发生什么事了?
"旭扬。去哪儿啊?"办公室里有人起哄,"你这婚假可是刚休过,怎么还小别胜新婚啊?"
婚礼取消的事情,他在单位保了密,所以除了个别几个和蒋家比较熟的人以外,大家都认为他是新婚。
"别羡慕!人家这叫响应老婆召唤,你家有吗?"
"我家要是有个漂亮老婆,我肯定班都不上了……所以你们得理解旭扬,人家憋了一天了,需要早退'释放'!"
"……"
都是年纪相仿的同龄人,所以开起玩笑来也是肆无忌惮。
蒋旭扬却是难得地没和他们闹腾,只是丢出一句"回见",然后便捞着车钥匙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…………
乔桑榆躲在厨房。
她拎了半壶水在煤气上烧着,自己则贴着墙壁,站在旁边静静地等着。水烧开的时候,她的脑子里差不多也过滤完了一套应对方法……她想到怎么绕开"结婚"这个话题了!
沏了两杯茶,乔桑榆亲自端出去,还没来得及开口,却因为眼前的情景错愕当场--
她的验孕棒被翻出来了!
验孕棒、说明书、包装纸盒……连同着药店的塑料袋,一同被翻了出来,一样样地排在茶几上。
方勤的面色很冷,听到乔桑榆的声音,她转过脸来瞥她一眼,显然已经维持这种状态等了她许久:"这是怎么回事?"方勤开门见山。在等着她的解释。
"这个是……"乔桑榆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抢着想要收拾掉,却被方勤一把止住。
"你和旭扬有了?"
"不是!"她反射性地反驳,却又不知如何解释,"这个我还没用……"她也不确定有没有!而且不是她和蒋旭扬!
但是在这种情况下,父母一般会先入为主,不会给子女太多说话的机会。方勤也一样。
"你们都已经做出……这种事!现在说不定弄大了肚子,却还不结婚?"她实在没办法理解年轻人的思维,忿忿地推了推乔桑榆的脑袋,"你真是昏了头了!你把娱乐圈的那种风气带家里来了?"
"我不一定怀孕!妈,你……"乔桑榆蹙着眉,正试图反驳。却被方勤抢了先。她直接伸手,将验孕棒塞到了乔桑榆手中。
"那现在去验!"方必须马上结婚!不,我收回刚才的话勤出声,脸色很愤怒,"我刚叫旭扬过来!你现在去验这个,要是有了孩子。,不管有没有孩子,都必须马上结婚!"
"什么?"乔桑榆也怒了,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愤然,"你叫旭扬过来干什么?"
她本身就已经够乱的了!
"去啊!"方勤听不进去,还在怒喝着催促乔桑榆,嘴里嘀着,"未婚同\居、未婚先孕……你还真是翅膀硬了!我们家和蒋家都丢不起这个人!你们昏头了……"
"叩叩!"
房门上适时传来两声叩响,接着外面便传来蒋旭扬的声音:"桑榆,阿姨,你们在吗?"
乔桑榆眉头一皱,主动跑去开门,她现在烦乱得厉害,只能尽量维持着平静的语气,把蒋旭扬挡在门外:"蒋旭扬,你今天能不能先回去?"
整件事都与他无关,她不想牵扯上他。
"干什么!让他进来!"方勤在客厅低喝。
"怎么了?"蒋旭扬的面色疑惑,执地拉开乔桑榆。给她赔着笑脸,压低了声音补充,"阿姨在叫我呢,你先让我进去好不好?等她走了我跟你道歉……"
乔桑榆挡不住他。
"方阿姨。"蒋旭扬走上前,依旧很礼貌,"您怎么到这里来了?桑榆这里东西少。都没什么好招待的,不如一起出去吃饭?我的车就在楼下。"
"这是怎么回事!"方勤打断他,伸手一挥,把桌上剩下的验孕棒的盒子都扫到蒋旭扬脚边,"你怎么跟我们保证的?现在呢?你说怎么办?"
蒋旭扬在看到验孕棒的那一刻,整个人都愣了。
"桑榆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