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林义面色变的同时,几十号黑衣人瞬间从四面八方围过来,手中枪械森然,把林义团团围住。
为首的一个家伙,身材中等,但却极为精壮,脸颊一道长长的疤痕从下巴一直到眼角,看上去狰狞狠辣无比。
他狞笑着,一挥手,两个手下马上推出来被五花大绑的女人。
“义哥、、、”
“呸,王八蛋,有种杀了姑奶奶。”
林义和沈傲雪马上面色一变,惊呼出声:
“晓柔。”
“菲菲、、、”
这两个人质,正是没来得及逃走的凌菲菲和穆晓柔,没有想到,竟然被这帮混蛋抓到了。
“林队长,这我就得说你几句了,这么大的火灾,你怎么能忍心让这两位如花似玉的红颜知己自生自灭呢?”刀疤男人啧啧摇头说道,他一副为了你好的表情。
“所以,兄弟我特地把她们请过来,免得被火灾侵蚀,我这一片苦心,你得体谅啊。”
凌菲菲杏眼圆瞪,狠狠啐了一口:“呸,狗贼,装什么大尾巴狼,这火就是你们这群王八蛋放的,有种放了姑奶奶,咱们单挑。”
刀疤男人抹了一把脸颊的口水,脸色一沉,随后他猛地一拳砸在凌菲菲的小腹上。
后者当即闷哼一声,俏脸扭曲极为痛苦,但却死咬着牙关,一声不吭。
“女孩子还是温柔安静一些好,话,不要太多。”刀疤男人淡淡落下一句。
“菲菲!”沈傲雪惊呼一声,她杏眼满是怒火:“她若伤了一根毫毛,我要你全家付出代价。”
刀疤男人只是无所谓笑了笑,对于她的威胁,置若罔闻。
“林队长,我们谈谈条件?”
林义面色阴沉下来,他声音平静,但眼眸中已经泛起滔天的煞气,近乎凝成实质,“对付两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,算什么英雄好汉,你把她们两个放了,有什么恩怨,我们俩单独解决。” 
刀疤男人哈哈大笑起来,“我可没有那个胆量和本事,和燕京军区的传奇,天刀单打独斗,这一点,我认怂。”
“不然,兄弟们也不会玩这种下三滥的招式,不是吗?”
“而且你这两个红颜知己,可不是什么弱女子,她们凶悍的狠,杀了我两个兄弟,这笔血仇,你认为我该怎么讨回来?”
他故作害怕惊讶的连连摆手,“哎呀呀,林队长,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这人,你的威名可是如雷贯耳,我这人天生胆小,万一被你吓到,这枪走了火,伤你这两个红颜知己,该怎么办呢。”
“所以,您老最好别轻举妄动,你留兄弟们一条小命,您两位红颜知己也就越安全。”
他狰狞一笑,身后一众手下马上把黑漆漆枪口顶在穆晓柔和凌菲菲头上,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凝固起来。
冷风吹过,一片萧瑟,冷冽透骨。
“你威胁我?”
林义淡淡出声,他向前一步,笔挺身躯犹如一把利剑,锋芒毕露,“你想好后果了嘛?”
仅此一步,那滔天的杀机凛冽,铺天盖地的气势仿佛水银泻地,汹涌席卷,让刀疤男人等人心底当时颤了三颤,后背冒出一身冷汗。
好霸道的家伙,难怪,杜老板一再吩咐,对付他不能有半点的大意。
刀疤男人把心一横,他亲自劫持着比较柔弱的穆晓柔,面露疯狂神色,“富贵险中求,哪一个王侯将相不是拿命拼出来的,林队长别怪我,兄弟们也只是想谋条财路。”
“你挡了我们的道,那也只能除掉你了。”
林义冷冷一笑,他平静说道:“荣华富贵,只怕是你们有命拿,没命去花。”
“少废话,林义,咱们开门见山,我也不跟你废话!”
刀疤男人免得夜场梦多,再加上林义所流淌出的气势确实让他害怕心悸,当即抛出条件来,“你马上自断双手双脚,我可以看在你面子上,放了这几个女人,否则,我一枪打死她们。”
沈傲雪几女脸色一沉,连连摇头喊着不要。
林义则是放声大笑几声,他以一个白痴的眼神望向刀疤男人,讥讽笑道:“你莫非真的以为,我林义是那种软弱可欺的废物,任由你宰割?”
“让我束手就擒,简直是白日做梦,我若站在这,你们尚且忌惮,我若废掉,这几个女人下场只会被你们肆意羞辱,随后饮恨身亡,跟我玩这套?”
刀疤男人被看穿心机,怒不可揭,他拿枪指着凌菲菲的头,大吼道:“你要不动手,老子现在就崩了她。”
林义怒喝一声:“有种你就开枪!”
这一嗓子,直接把刀疤男人一众人全都喊蒙了。
林义继续说道:“她们若死了,我不会有丝毫的愧疚不安,我只会把这一切仇恨算在你们头上。我会把所有的一切全都算在你们头上,你们的父母,妻子,家族,朋友,全都会遭受我的报复。”
“你们最好掂量一下,你们背后的人,能不能承担得起我林义的怒火,他能不能保得住你。”
林义声音凛冽,让人毛骨悚然,“我虎窟有三千死忠,八千子弟,苏杭,燕京,华西,都有我的兄弟,我的势力。”
刀疤男人面色大变,一众黑衣人诚惶诚恐之下,林义继续说道:
“我天刀大队有三万儿郎,燕京军区司令谢苍云待我亲如子孙,燕京三十万大军,随时准备出动。”
“华西钱家,三万亿资产钱通世界,苏杭郭家,林家林夫人,都欠我人情,你敢动我?”
刀疤男人深吸一口气,眼眸里都是惊骇和恐惧。
林义顿了顿,随后一指凌菲菲,
“顺便补充一句,你用枪指着的这位,是当今华国仅存两位元帅之一,凌开山凌元帅的孙女,二十年前,某小国总理就是酒后开玩笑说了一句要把她弄回去当童养媳,随机,被老元帅当众掌掴,一巴掌抽飞五六米、、、再然后,大军压境,生生把炸出几千平方公里的版图。”
“你背后那人,比起一国总理来说,又当如何?”
刀疤男人拿枪的手都在颤抖,双.腿发软,险些一屁.股栽到下去、、、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