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最后的结果是,混子头目一口咬定是因为张来宝撞了他一下,让他心里不舒服,所以打人,至于张来宝手臂被钢管敲坏的问题,一个小混子也痛快认了。http://www.wjxs.cc" target="_blank">www.wjxs.cc

????但小混子很光棍地认罪后,说自己没有钱,警察那他也没办法,那样子就是吃牢饭无所谓,反正没钱赔,而且张来宝手臂到底什么情况也要去医院出检查报告,这笔钱只能自己垫付。

????张来宝舍不得钱,不肯去医院,安夏悄悄查看了他的伤口,应该是伤着里面的筋骨,骨头不至于断,用自己的药膏擦几天就能好。

????至于诊所的事情,更是没有结论,后期还要开展调查,但今天查到的问题十分不利于安夏,因为她拿不出任何证据,警察在现场查看也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安夏说的诊所收血的具体事实,并且因为安夏本来要求对诊所针具进行检验的事情也不了了之。

????接手这个案件的老警察,好听点是劝,实际上就是要求安夏结案。

????安夏不肯,她怎么肯结案,“警察同志,你们可以走访调查,你们可以问那个诊所周边儿的人,或者你们可以时不时地去抽查,他们那每天都是卖血的人。”

????老警察有些不耐烦了,他真是烦这个小姑娘纠缠不休,自己已经很客气了,她要求检查诊所,检查了,自己本来要求检验针具,最后又不搞了,自己陪着她折腾了一上午,不就是希望早早结案,否则这案子拖下去,他还要走后续流程,而且那个诊所不好查,结案是最好的选择。

????“小同志,我们警力有限,还有许多事情要做,你今天报警我们出警,也按要求履行了相关程序,现在没有任何证据,也符合结案要求,如果你执意不肯签字,我可以帮你把这个案子转入司法程序,立案调查如何。”

????哼!一个小姑娘,不给她点颜色瞧瞧,她真以为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了,啥都不知道,就敢报警,也不打听打听,那诊所老板是一般人嘛。

????“安夏,结案吧,再拖下去没意义。”

????陆柏川劝了一句,安夏强忍着冷静签了字。

????“今天我可以签字结案,但是我想说,那种私人收血的诊所,如果器具消毒和诊所卫生不过关,血液传染病有许多种,除了各种肝炎,还有aids,对于这个病我们国家是会进行病情追踪的,一旦那个诊所出了这种病,你们就知道事情会多么麻烦。”

????“好了,好了,小同志你这种负责任的态度是好的,你说的情况我会向上级反映。”

????安夏看出老警察的敷衍,她也知道此事自己再纠缠下去也没用,哪怕就是拖着不签字,过段时间警察告诉他,没查到问题,她一样要签字。

????算了,他们不肯管,自己再着急也没用,只是希望那些血友今天长个教训,别再去这个诊所卖血就好。

????“别难过,有些事情我们无法改变。”

????陆柏川开解着情绪低落的安夏。

????“我只是没想到,这些人睁眼说瞎话的功夫太厉害了,而且他们看着问题却不肯管,我不相信在这个派出所管辖范围内的辖区,他们能不知道这个诊所是收血的血贩子。”

????“只能说,那个老板不一般,今天警察就算走访调查,也不会有人说实话。”

????“是啊。”安夏点点头,心里有些难过。

????“今天我请客,咱们去吃饭,已经到中午了。”

????“那不行,今天本来就多亏陆先生,不然我跟来宝要被他们打死了,陆先生不嫌弃,我请客。”

????“今天我请客,你们来江桥区,就该我请客,等我下次去了山坡村,到了你们地盘,你们再请我吃饭。”

????陆柏川拉着三人,找了个小餐馆,要了一个红烧鱼块、鱼香肉丝、肉末茄子外加一个香干五花肉,然后点了个紫菜蛋花汤,让老板上了一大碗米饭。

????“吃吧。”

????张来宝却迟迟不动筷子,“陆先生,我有丙肝,这个病传染,我拨点菜到旁边儿吃吧。”

????“来宝叔,你这个病是通过血液传播,不过今天你嘴巴里被打破了,老板,给我拿两个一次性的碗和两双筷子。”

????安夏一想,大家都没有接种过丙肝病毒,张来宝嘴巴被打破了,确实有传播的可能,她要了一次性筷子和两个碗,给张来宝盛了一碗米饭。

????“来宝叔,加菜你就用着双筷子,然后吃饭用这双,这样就没事了,就跟我们一起吃,没事的,还有你回家要注意,买些一次性碗筷,别给孩子传染了,然后衣服也自己洗,泡点84消毒液。”

????张来宝拨了点菜,安夏怕他讲客气不好意思,给他装满一碗菜,大家吃完了四菜一汤,光从吃饭中,张来宝深深体会到得病后的麻烦和担心。

????陆柏川送三人坐了小巴后,他自己骑车回了单位,一回去就被领导叫去办公室,他把事情的处理结果告诉领导后,领导才放心。

????安夏三人回到村里后,安夏从空间里掏出一瓶以前给罗远军看病没用完的生肌活骨膏,告诉张来宝每天早晚擦在手臂疼的地方,这几天不要用力,不要过多活动手臂,过几天就能好。

????张来宝挺奇怪,安夏怎么有这么多药,而且这个神色瓶子里装的药膏是少见的黑褐色,很少见,但是擦了两次,他手臂就不怎么疼了,再擦几天胳膊里面的疼痛就好了,擦了一个星期后,整个胳膊恢复如初,活动自如,张来宝特别惊奇,膏药没用完,他小心地收起来。

????时间一晃而过,这一个礼拜中杨金英几次想问安夏那几封信的问题,几次又憋了回去。

????她之前是以为自己不行了,所以老头交代的事情她必须立刻办了,那时候安夏还是个倔强的姑娘,她怕自己死后,这孩子就没人管了,几个儿子自己家的事情都忙不过来,肯定是不会管安夏的,而且按照老头吩咐,自家与陆家结亲,安夏从小没了妈,送这孩子去陆家享福吧,别的孩子都有父母疼,他们只能给安夏找个好人家。

????但随着自己身体一天天恢复,杨金英又不想让安夏走了,自己这么大年纪,身边儿还是要有个人才好。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