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陆队。http://www.1kanshu.cc" target="_blank">www.1kanshu.cc

????安夏喊了声后,朝前走去,众队员看到安夏,仿佛看到了救星,没错就是救星!因为安夏姑娘来了,队长肯定要陪女友,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。

????所有队员偷摸互相交换眼神后,一起在内心欢呼。

????“上次领导和罗队还说你送来的粽子很好吃,我带回去几个,我爷爷说吃到了以前的老味道。”

????安夏笑笑,“喜欢吃就好,今天来我是特意感谢你的。”

????“感谢我?”

????陆柏川有些愕然,自己有什么好感谢的,上次自己惹她生气走了,最后心里还是放心不下,偷摸找了个蹩脚借口,端午节那天专门去参加她的喜事,结果还搞成那样,他也有些不好意思。

????“你教我的防身术,我已经用了,而且成功击退一个流氓。”

????陆柏川心头一紧,他当初教的时候就很纠结,希望安夏永远不要用上,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用了。

????“谁?”

????“事情有点复杂,我想告诉你。”

????安夏垂下眼眸,对别人她不会说,但她要告诉陆柏川,第一心里委屈,想来想去似乎只想让他安慰自己,第二是想知道他对自己这样处理此事有什么看法。

????“好,你等等。”

????陆柏川跑到队员里,不知道说了啥,众人一片哀嚎,等他们走后,队员们苦兮兮地在操场走鸭子步,导致当天所有人下楼梯,都是扶着扶手艰难地掰着自己的腿下去,罗队还在一旁感慨大家缺练。

????二人找了一处安静长椅,安夏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跟陆柏川讲了一遍,一向冷静严肃的陆柏川,再也保持不住冷静,他甚至心惊,如果当时不是自己教了安夏防身术,如果不是安夏自己机灵,她肯定要出事,至于安夏为什么会随身带那种药,他奇怪,但他没有问。

????因为有几次他都发现,安夏能从口袋中掏出各种正对症状的药,而且她似乎没有避着自己,这证明她相信自己,这个秘密她不说,自己就不问。

????“这个人该死!”事情讲完后,陆柏川说出第一句话,“你那个姐姐安文也该死,歹毒心肠。”

????安夏长吁一口气,她不想骗陆柏川,可她又怕告诉他这件事情后,陆柏川会觉得自己太过狠毒,想了一晚上,她还是决定跟他说实话,希望他跟自己三观一样,大家总说以德报怨,其实众人都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。

????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?

????这话的意思,根本不是劝众人以德报怨,对于坏人就该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,做坏事就要付出代价,让他们以后不敢再犯,而不是纵容他们,如果好人都纵容坏人,那好人该如何自处?

????“我以为你会觉得我狠毒。”

????陆柏川诧异地望了安夏一眼,“狠毒?没有,我觉得你临危不乱,还能迅速运用我教的动作,很聪明。你做的很对,我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,有两个亲人一样的同志被坏人残害。

????当我抓到这两个坏人,他们居然给我说什么俘虏有待政策,甚至上级也要求我立刻带人回来,但是我做不到,我闭上眼睛,眼前是两位同事悲惨的模样,最后我让这两个坏人得到了报应,所以我退下来,到了企业上班。”

????安夏不眨眼地仔细听着,陆柏川还经历过这种事情,“你是个重情义的人,那两个人应该可以安息了。”

????陆柏川表情有些沉重,他回来后,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次的任务,因为太惨了,就算报仇雪恨,心里都带着沉甸甸的痛。

????“以后,如果再遇到这样的事情,自己的安危最重要,虽然我希望永远不要有这种事情发生,但如果、如果很危险,少反抗保住性命,命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????我也不希望你再出事,这句话陆柏川放在心里轻轻说,刚才的事情让他感受到差点失去安夏的危险,他头一次有些怕了,比让自己去执行危险任务,丢掉性命都怕。

????“不会,我会保护好我自己,你别太伤心。”

????安夏劝了两句,气氛有些沉闷,不过好在罗队从办公室出来,到了饭点他准备去食堂吃饭,看到安夏跟陆柏川坐在树下长椅上,看着像一对感情很好的小情侣。

????“这小子,说不喜欢人家,天天还和姑娘在一起,这性子真别扭。”

????罗远军暗暗嘀咕,扬起满脸的笑。

????“安夏,你来了。”

????他远远就打招呼,“越来越漂亮了,你嫂子端午节还说去看你,结果家里老人要回老家,就没去成,过几日我去看看你和你外婆。”

????“罗队,您太客气了,你跟嫂子上班都忙,我和外婆都挺好的。”

????“好就行,走,去食堂吃饭,今天有红烧武昌鱼,走。对了,你不知道,上次你包的粽子真好吃,陆柏川小气死,只给了我一个豆沙一个肉的,我吃完就后悔了,你嫂子都没吃上,回去给我好一通数落。

????这陆队啥都好,就是小气,尤其是你送来的东西,那个咸鸭蛋,一个都没给我,一个都没有。”

????安夏莞尔,陆柏川有些绷不住,大踏步往前走,在食堂吃饭的时候,安夏又收到一波来自领导的表扬,最后她表示,下个端午节,一定多包一些,没想到粽子如此受大家欢迎。

????吃了饭,陆柏川找了辆摩托车送安夏去客运站,现在天热了,大队位置偏,走到客运站得个把小时。

????“坐好,恩……抱紧我的腰,别怕。”

????这时候还是老式摩托车,还是国外品牌,摩托车很高,安夏坐上去有些害怕,立刻抱紧陆柏川。

????她身上淡淡的清冷香气飘到陆柏川鼻子里,他立刻觉得腰部被安夏环绕的皮肤都微微发烫,每个细胞都雀跃高兴。

????“你骑慢点,我害怕。”

????车子上路,安夏心里紧张,看着树迅速从自己眼前略过,她就觉得晕,慢慢上半身都靠在陆柏川背上,微风吹起的头发丝,时不时地划过陆柏川脸颊和脖子,他紧张地手心都是汗。

????“我走了。”

????安夏转身离去,身后是一个冷峻笔挺男人深情的注视。